水墨与身体: 《水墨:现象与阐释》系列展之一

2014年09月21日 - 11月15日

"水墨与身体"是墨斋画廊举办的首场群展,也是计划的三场系列群展的第一场,其它两场将分别是"水墨与心灵"和"水墨与世界"。 这三场展览将从现象学角度来探讨水墨主题、艺术家、观众三者之间的关系。

 

"水墨与身体"旨在研究水墨与身体的种种互动:毋庸置疑,人体是创造和感知艺术的载体。一件好的水墨作品,是艺术家用他高度灵敏的直觉完成的,它像镜子一样,能照出艺术家在创作时的精神状态。"水墨与身体"群展将是一个深入研究中国水墨问题的切入口。

 

在众多当代中国水墨作品中,人体不仅是创作的对象,它还有更直接的作用。最明显的例子是直接用身体做为某种媒介来表现。例如,中国裸体行为艺术第一人王蓬的《84行为艺术》,以及张羽正在创作的《指印》系列。张羽作品中的每个指印都是人体与生俱来的识别印记。戴光郁精心策划的富有挑战性的行为表演,也以人体为媒介,并将水墨作为个体存在的营养,或某种仪式中使用的圣水 。

 

陶艾民专注于人在世间的行动。她拓印木质的洗衣板,捕捉上面不断重复的痕迹。雕塑家钱绍武和画家李津则将人像作为表现对象。钱绍武致力于将西画中的立体人体形象转化为水墨,李津幽默地嘲讽了个体在当代中国社会中的角色 。版画家陈海燕作品中的生动场景源于她的个人梦境,她的色彩运用受到了表现主义画家及著名画家赵无极的启发。

 

还有一些艺术家利用人体的象征性进行创作。例如,张春红用精细的笔触描绘了她自己和姐妹的长发,以此来象征人际关系和个体在世界上的位置;黄致阳描绘了人体所呈现的宇宙能量;郑重宾通过抽象的人形来表达心灵世界;杨诘苍采用更加抽象的方式来诠释孔子的名言"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书法家王冬龄思考人体图象、运笔和有千年发展史的书法字体间的关系。

 

系列群展之"水墨与心灵"与"水墨与世界"也将在两年内举办。这三场群展作为一个整体,将全面阐释中国水墨的哲学思想。每场展览都配有宣传手册,三个展览全部结束后,还将出版一部研究书籍。墨斋的水墨系列书籍具有深入的学术见谛和丰富精美的插图,并将由美国重要当代艺术出版商D.A.P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