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生于辽宁抚顺,现在浙江杭州生活和工作

 

陈海燕在过去三十年间,通过木版画和水墨画这两种传统媒介记录并传播了她的真实梦境。她用自身的艺术实践将个人转瞬即逝的鹏游蝶梦与当今中国日新月异的社会现实编织交错。陈海燕的创作主题——源于无意识的梦中画面完美地结合了中国传统的精英美学和粗犷的地方特色——流淌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情感倾诉。陈海燕的作品徘徊于梦境和现实之间,评论家阿穆杰德·马吉德写道:“卡夫卡的作品采用了异想天开的方式表现日常生活中的恐惧,而陈海燕则用这种方式诠释生活中的美好。”

 

中国东北工业区的童年经历与之后在杭州的江南生活为陈海燕的艺术注入了独树一帜的风格,豪迈中透留古雅,雄浑中暗藏瑰丽。陈海燕的孩童时代大多在营口郊区祖父母的农舍里度过,与周遭的花鸟林兽朝夕为伴。20世纪70年代陈海燕初入城市猎奇,但当时的艺术无一例外地提倡宣传画,而艺术教学也注重利用写生来创造基本的实体形象。后经辗转,陈海燕迁至杭州求学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温婉柔情的水乡风貌和黄宾虹等人文画大师的雅致卷幅引起了她的注目与衷情。兴趣盎然坚持作画的同时,陈海燕开始学习版画。版画在中国固然历史悠久,但直到20世纪30年代共产主义者才意识到版画的传播价值,而将其作为一项高雅的艺术,一些受木刻艺术家凯绥·珂勒惠支Käthe Kollwitz影响的艺术家们也对这一沟通强烈情感的有效途径心驰神往——寻觅中国艺术中缺憾的元素。

 

20世纪80年代陈海燕开始记录梦境日记,并将此习惯延续至今。那时,陈海燕因公创作了许多迎合当时政治的工厂或其它反映社会主义进步题材的画作,而梦系列只面向高品位的小众。陈海燕现今的所有画作和版刻均取材于她的梦境日记,主题由日常生活延展至超现实想象:在跳蚤市场买手表的梵高;与巨猫共舞的艺术家;西湖中一个庞大的人造冰山;老房子里追逐嬉戏的鸟儿。

 

从创作伊始在木板上绘制水墨图案,陈海燕的版画便突显了笔墨与雕刻(传统篆刻)的相互关联以及构图中图形与背景相协调的重要性——在同一作品中,陈海燕常在浮雕与凹雕间游刃转换。陈海燕谈到:“我的作品需要用毛笔在木板而非宣纸上构图,首先在木块上挥洒写意,然后雕刻时更加认真地具化心中的画面而道成实形。”画面旁侧刻琢了日记中的梦之语,图画与文字相映成趣——中国传统绘画中的不朽精华。

 

陈海燕现任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前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资深教授。此次展览属陈海燕大型水墨画与版画作品的首次合展。